<var id="pbn15"><strike id="pbn15"></strike></var>
<ins id="pbn15"><video id="pbn15"><menuitem id="pbn15"></menuitem></video></ins><var id="pbn15"><strike id="pbn15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pbn15"><strike id="pbn15"><listing id="pbn1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pbn15"><strike id="pbn15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pbn15"><strike id="pbn15"><listing id="pbn15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pbn15"><video id="pbn15"></video></var><cite id="pbn15"></cite>
<menuitem id="pbn15"><dl id="pbn15"><listing id="pbn15"></listing></dl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pbn15"></menuitem>

聯系我們

contact

聯系電話:027-86559944

武昌區徐東大街 漢飛濱江國際A座19樓1905室(地鐵8號線徐東站A出口)

你愛上的是男孩還是男人? 愛情與親情的4種分離個體化過程

發布時間:2021-06-16 17:14:33 瀏覽次數:259次

西方的家族治療理論特別強調分化(differentiation)這個概念,在他們的觀念里面,長大就是一個和家人逐漸區隔的過程,開始有自己的期待、自己的想法、自己想做的事,不再被家人想要你做的事情給綁住,漸漸變得獨立、可以做自己的決定。


但這招在我們的文化里面行不通!不信你可以看看下面兩個描述,你會比較喜歡哪一個男人:
 


1、他小時候家里面的環境比較苦,一直被人瞧不起,爸爸媽媽都一路支持他念書,雖然自己比較喜歡的是插畫,最后卻聽爸媽的話選了醫學院就讀。畢業后由于工作忙碌,幾乎沒有什麼時間可以陪妻子小孩,妻子常常抱怨她在醫院沒日沒夜,還要獨自在家里面承擔和婆婆之間的相處摩擦,而且先生還會幫婆婆說話,讓她更覺得委屈。



2、他從小家庭環境比較苦,家里面的人希望他可以朝醫師的方向發展,但他一心想當插畫家,十七歲的時候就和家中鬧翻了,離家到上海去學畫畫,十幾年下來都沒有回家看看自己的爹娘。不久,他在水墨闖出一小片名堂,目前自己在廣東開了一家藝廊,工作時間自由,雖然錢賺得不多,但經常帶老婆孩子出去走走,當妻子問起他的爹娘時,他只是幽幽地說:「我早就當他們死了?!?/span>

感覺起來第一個男人似乎比較符合我們文化的價值,有經濟有地位又能夠撐起一個家,以家庭為重又孝順父母,但如果你是上面兩個段子當中的“妻子”呢?倘若要你強迫選擇一個,你會想要當誰的伴呢?


四種分離化過程:


 

獨立型(分離個體化)   典型的美國人模式,不依賴父母,可以獨自一人度日,人生觀念與父母的很不同,這些人可能十六、七歲就搬出家了,在外面過自己的生活,也由于和父母區隔,爸媽的心情好壞通常也影響不到他們,認為父母年老了該各過各的。結婚之后也彼此不互相過問(當然也不會有婆媳的問題),與父母的關系就像一般朋友一樣。

體諒型(相依個體化)   自己會打理自己的生活,但同時也愿意承擔養育父母的責任,能夠體諒爸媽把自己撫養長大的辛苦,也盡量不和父母起沖突,雖然有一些自己的主見,但也受到父母的一些價值觀所影響。例如,結婚的時候可能會參考他們的意見選擇喜宴的餐館、買房子的時候會和他們商量、甚至會安排一個孝親房、給他們新房的鑰匙,讓他們來的時候可以住個幾晚。


 

我常常覺得,文化雖然某些時候捆綁著我們,但他往往也給我們帶來許多的好處。像我們的文化并不太鼓勵「分離」,但有些時候和原生家庭的連結,往往能夠獲得意想不到的支持(例如當你病倒的時候,是誰照顧你呢?)。
 


 

不過,你的男人或女人究竟長什么樣子,其實也和他的父母是怎么把他養大的有關,控制欲越強的父母(例如希望孩子能夠接受父母對于事物的看法),孩子長大之后越容易變成依賴型,心理健康也越差。

 

在孝與愛之間走出自己的路來
與伴侶相依,或與父母分離,是一條需要時間去磨合的路。在這樣的一來一往當中,或許你會發現,他并不只是從男孩變成男人,也成為一個更好、更孝順的人。


依賴型(相黏個體化)   典型的“自己被爸媽吃掉”的人,這些人雖然已經年紀一大把了,但是還是相當依賴父母,對于感情、婚姻還有生活的方式深深受到父母的影響,當父母爭執或沖突的時候,常常會覺得有壓力、必須“扛起責任”來去解決爸媽爭吵。


在咨詢個案里我們比較??吹降念愋涂赡苁?,爸媽離婚之后女兒跟媽媽一起生活長大,變成媽媽的“情緒配偶”,也就是母親的一舉一動、在工作或感情上面有所起伏都會影響到孩子的心理狀況。這些孩子長大之后,可能會復制母親的劇本,找到一個和和自己父親很像的人、甚至與媽媽一樣離婚;或者是決定單身一輩子,照顧母親到老。上海與臺灣的研究指出,有些人甚至會變得憂郁、或者是當母親的情緒吞到心里憋出病來。

疏遠型(相反個體化)   這類大概是獨立型的“進階版”,他們比起獨立型與父母有更多的疏遠、爭吵,不見面還好,一見面一定場面很難看,極度不想要父母親干涉自己的生活、不諒解父母親管教自己的方式、有意無意的忤逆父母。這些人在結婚之后,絕對不會想要跟父母住在一起,更別說讓他們來家里面過節,如果父母硬要進入他們小兩口的生活(例如插手生孩子的事),那一定會弄得兩邊翻臉。

 

 

當然,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分到這四種類型當中,更多人是介于這幾種之間,或者在與父母分離的過程當中仍然糾結。例如,《食來孕轉》一片長子沈立冬和媳婦蘇橋結婚五年卻求子未果,兩人背負著傳宗接代的惡夢,但同時也一點一點地從這個家中慢慢分化出來。立冬和蘇橋本來和整個大家庭住在一起,飽受婆婆的酸言酸語,后來在蘇橋的堅決之下總算搬了出來,立冬對于家里的依賴也漸漸減少了。
 


 

后來隨著婆婆病倒、情敵的出現,讓他們的婚姻有更多挑戰,但你也可以看到立冬在我們華人傳統的長幼尊卑文化下,如何慢慢地能夠為自己和自己的婚姻“發聲”。


上面例子表現出我們文化中對于婚姻與戀愛的一種矛盾期待——我們一方面希望丈夫象是一個典型的、可以撐起家庭的男人,另外一方面又希望他能夠在乎自己與妻子之間的關系。換句話說,一個好男人他不能夠和自己的原生家庭完全切割,但又不可以把自己的心完全偏到父母那邊。究竟這其中有沒有一種平衡的可能?
 


臺灣心理學的學者劉惠琴(2005)提出四種“分離個體化的歷程”,來描述一個人如何在“成為自己”及“與家人保持聯系”之間找到平衡點,或許是一條可能的出路:


© 2021 武漢達明心理咨詢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鄂ICP備15014335號-1     鄂公網安備 42010602003818號
现金彩票